搜索
卫斯里 船员
卫斯里
船龄 2个月 金币 107
  • 帖子 3
  • 回复 13
卫斯里
卫斯里
船员 船龄 2个月
牛市之上,谁能拿下“波卡第一条平行链”的称号?
2020年年末以来,BTC开始一路暴走,最近七天上涨了一万刀,一度冲破40,000关口,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纪元。以太坊也直逼前高,接近了2018年时的历史最高价,作为新秀的波卡,价格从半个月前的5刀,一度上涨到10刀,如果转换为拆分前,单币价值能达到1000美金,与以太坊将不相上下。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2020年以来,波卡一直都是市场所关注的一个焦点,除了创始人GavinWood的个人光环,波卡所提出的全新Substrate技术架构、多链互联的构想,聚集起了数量庞大的开发者和投资者,作为区块链3.0的代表,波卡更是被很多人认为可比肩以太坊的价值项目。目前,在波卡网络的所用功能还没有全部落地前,已经聚集了300多个基于波卡Substrate框架开发的生态项目,期待占据先机早日接入波卡主网。而关于波卡的接下来的发展,大家最关心的无疑是什么时候开始正式的平行链竞拍?竞拍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谁又能在竞拍中拔得头筹?距离正式的波卡平行链拍卖还要多久?1月6日,波卡官方公布了RococoV1的注册开启时间,作为波卡平行链测试的“先锋”,RococoV1将会在1月11日正式开启注册,这也标志着距离正式的PLO(插槽拍卖)又进了一步,但距离正式的拍卖至少还要等两到三个月的时间。ps:发twitter的小编还活在2020年~目前,虽然RococoV1一些基本功能已经完成,但还需要在测试环境经过足够的积累,满足生产环境的需要,比如要能够满足在有级别交易量的情况下稳定出块,而这个过程是需要大概两个月的时间。等到RococoV1的所有测试没有问题之后,会首先在Kusama上开启拍卖,整个拍卖流程跑完后,最终才会在polkadot的主网上开始正式的POL。早在12月8日,波卡创始人GavinWood便介绍了平行链相关事宜的上线顺序,具体为:上线Rococov1(测试网)并等待其稳定运行上线Kusama的system(公共利益性质)平行链开启Kusama上的竞拍;上线Kusama上竞拍成功的平行链;在审计完成后,上线Polkadot的公共利益性质平行链;开启Polkadot上的竞拍;上线Polkadot上竞拍成功的平行链。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条所说的system(公共利益性质)平行链就是我们所说的系统级平行链,系统级平行链是不用参与竞拍即可接入波卡/Kusama网络的,它属于波卡/Kusama的基础功能模块。据悉,波卡在2021年将会放出60个平行链插槽,其中20个属于系统级平行链,将会采用社区公投的方式选出,另外30个属于平行线程,剩下的10个平行链插槽才会拿来竞拍,这10个插槽也不会一次性拍出,而是以一周一次的方式依次拍卖。拍卖的形式是怎样的?波卡平行链插槽拍卖将会采用改进版的蜡烛拍卖方式。传统的蜡烛拍卖就是在公开的限定时间内,竞拍者所提交的价格最高者获胜。波卡在这个上面做了一些改变,首先他会给定一个确定的竞拍开始和结束时间,在这个阶段中大家都可以报价,当时间截止后,并不是价高者得,而是会随机回溯到结束前的某个区块,将这个区块生成的时间作为最终截止时间,这个时间之后的报价就都不算了。也就是说,在他给定的周期中,越早报价越好,否则的话最后可能会发现:拍卖在他们出价之前就已经确定“结束”了,越在后面的报价就越有可能失败。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避免大家都想以更低的价格获得插槽,然后都集中在最后时间来报价,最后插槽的价值得不到体现。当然,这些都是项目方需要考虑的问题,如果是作为普通的用户,该如何参与波卡的拍卖呢?首先,你可以直接把自己的dot质押给你看好的生态项目,在质押之后你可以得到项目方给得激励,但你质押给项目方的dot是不会产生质押收益的,如果项目竞拍成功,那在项目的租赁期内,你的dot会一直处于锁定的状态,直到项目租赁期结束才会返还给你。每个插槽的租赁期最短为6个月,项目方单次可以竞拍1至4个租赁期,也就是6-24个月的插槽使用权,也就意味着你参与拍卖的话,你的dot至少要锁定6月以上。如果你觉得自己挑选项目、质押过程很繁琐,也可通过一些间接的方式,比如你将dot存入交易所或投资机构,然后让他们代理质押,目前已近有交易所推出了这样的业务。据估算,项目方参与波卡插槽拍卖,可能至少需要质押300万个dot(约2700万美元),加之目前有近74%的代币都在staking质押中,项目方一定会寻求自己社区用户以及散户的帮助。有需求一定会诞生相应的服务,我们能够预想到,届时一定会涌出很多与dot相关的高收益理财产品以及质押的相关服务,来搜寻市场上的散户手中的dot,提供给项目方竞拍,进而获取项目方的代币激励。截止2021.1.7dot的质押情况当然,这所有的前提是POL能正常如期进行。谁能拍走第一个平行链插槽?既然是竞拍,那比拼的无非是项目方的财力、社区影响力和一点点的运气。从财力上看,Acala拥有比较大的优势,根据12月的波卡社区会议中Parity副总裁Fabi的透露,在所以波卡Substrate的融资项目中,Acala以7,000,000美元位列第一,Equilibrium则以5,500,000美元位列第二,此外,Acala作为波卡DeFi生态中的头号选手,曾多次得到过Web3基金会的支持。而在社区影响力上,Acala也有着非常领先的优势。在推特(3.2万)和telegram(1.3万)上这两个主要的宣传阵地上,Acala拥有大量的粉丝,作为对比,波卡官方的推特和telegram粉丝数量也就10万和2.2万,即使是Acala的测试网Karura,也有着远比Equilibrium多的拥趸。此外,Acala的测试网Karura还率先开启了插槽竞拍预热活动,为首先开启的kusama插槽竞拍做准备。Acala官方也表示,无论是波卡主网还是kusama测试网,都会以“成为第一条平行链”的目标去进行竞拍,除了Acala还有很多项目都会参与首期的竞拍,比如Chainx、Bifrost、Plasm等等。顶着“波卡第一条平行链”的名号,对于任何项目方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而一旦拿下了这个名号,那无论是对于项目方的生态发展,还是对自己原生代币的溢价,会有明显的「首发」效应。鉴于波卡拍卖方式的特殊性,还涉及到一点点运气成分,也就是项目方的报价时间没有晚于最后随机的回溯时间。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有实力项目一定会在拍卖启动时就开始发力,减少在后期报价而不被纳入系统的风险。所以,从财力、社区影响力和项目本身来说,Acala大概率会得拿下“波卡第一条平行链”的称号。面对拍卖日期的临近,无论是dot还是ksm一定会是市场炒作的热点,如果你不参与最终的拍卖质押,那最好不要将筹码拿到正式拍卖前的最后一刻,等拍卖结束后,波卡市场大概率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冷静期。当然,如果你要参与质押去拿项目方的奖励,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个时候你需要衡量就是项目方给的奖励和staking的奖励谁更多,毕竟,大家在币圈还是收益至上。
2021-01-08 | 区块链社区 3036 3 0
卫斯里
卫斯里
船员 船龄 2个月
突发!Cover遭遇黑客攻击,保得了别人却保不了自己
刚刚,明星DeFi保险项目CoverProtocol疑似遭到黑客攻击,遭大量增发,现币安报价334美元,最大跌幅达到77%。而且目前的不同平台的报价出现了很大的偏离,在sushiswap报价292U,而在OKex报价为400U,但差距正在小。作为被AC钦点的明星项目,Cover拥有很庞大的簇拥者,这样大幅度的暴跌估计一部分人资产会直接归零。保险得了别人,却保险不了自己,这才是最大的讽刺,不知道当初的代码审计是不是也是外包给大学生做的?又是一波血淋淋的市场教育
2020-12-28 | 区块链社区 3060 6 0
卫斯里
卫斯里
船员 船龄 2个月
如果说Ripple会归零,你信吗?
对于Ripple的投资者来说,这个平安夜过得很忐忑。12月22日,美国SEC证监会一沓72页的诉讼报告把Ripple送到了风口浪尖,SEC控告Ripple从2013年开始,通过未经注册的数字资产证券发行筹集超过13.8亿美元的资金,并对RippleCEOBradGarlinghouse和联合创始人ChrisLarsen提起诉讼。消息传出,Ripple开始了连续暴跌,三日累计跌幅一度高达63.1%,作为排名第四大的数字货币,经历了惨烈的腰斩,然后又在平安夜又上演了一场“V”型反转。近五日XRP价格今早,RippleCEOGarlinghouse以"Averyimportantreminder!(一则非常重要的声明!)"为题发表了一则简短的推特,意思大致就是说,“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法律程序正在进行中,大家很快就能对这件事有全面了解了”。虽然推特中没有提及任何关键的信息,但“喊单式”推特发出后不久,XRP还是开始直线拉升,最高涨幅一度冲击到40%。作为第四大市值的加密货币,现在大家更关心的是,Ripple会如何处理SEC的指控?接下来是上演一场惊天大逆转?还是在和SEC的交手中直接落地成盒?Ripple"双雄熊"Ripple董事会执行主席Larsen,CEOGarlinghouse是此次SEC指控的主角,也是Ripple大厦的主要缔造者。Larsen——Ripple执行主席(前任CEO),作为Ripple最大的股东,拥有Ripple68%的投票权。主导了Ripple从早起到现在很多决策,Larsen个人拥有90亿的XRP,占总量的9%。从2015年到2020年3月,Larsen和他的妻子累计抛售了17亿XRP,获利至少4.5亿美元。此次Larsen面临SEC的指控,应该算是“梅开二度”,早在2008年时,Larsen当时创立的公司就遭到过SEC的起诉,属于再犯。Garlinghouse——Ripple现任CEO,2015年4月加入Ripple,担任首席运营官,从2017年4月到2019年12月期间,Garlinghouse已经抛售了3.21亿XRP,累计获益1.5亿美元。早期,Ripple为了把XRP卖出去,做了很多尝试,比如:从2013到2014年,Larsen通过"赏金计划"向XRP分类帐代码中报告问题的程序员支付补偿,为XRP创造了第一个市场;后又在不同场合公开声明XRP的利润预期,希望来打造一个新的投机需求等。早期的Ripple一直在试图增加XRP的投机需求和交易量,但他们没有具体战略,直到2015年,Ripple找到了路,通过让XRP成为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进行货币转账的通用数字货币,这也是Ripple一直宣传的一个应用场景。为实现这一目标,首先需要有一个活跃和高流动的XRP二级市场,因此Ripple去扩展XRP的交易渠道。2017年和2018年,Ripple与至少10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签订协议,Ripple用XRP向这些交易所支付费用,以允许交易XRP,有时还为达到交易量指标的交易所提供奖励。甚至为了更好地实现监控、管理和影响XRP交易市场,Larsen还会主导Ripple利用算法确定向市场出售XRP的数量和价格,来直接影响XRP的市场。根据SEC披露的文件显示,Ripple有一个内部的"XRP市场团队",该团队每天监控XRP的价格和数量,并定期与XRP的做市商沟通有关XRP销售策略。从2017开始,Larsen和Garlinghouse便开始参加XRP市场团队的相关讨论,他们会商讨了对XRP销售策略的调整以及有关XRP销售金额的建议,然后由Larsen和Garlinghouse做出最终决定。在2018年后期,Ripple开始推出一种名叫ODL的产品(On-DemandLiquidity也称为"xRapid"),这是一款企业级的软件产品,在使用ODL的过程中,货币发送者将法币兑换成XRP,将XRP转移到接收方,并将XRP兑换成该地区的法币,据悉这也是目前唯一支持XRP用于使用的产品。Ripple为了鼓励使用ODL,它会想向持该产品的一些市场商支付XRP,从2018年12月到2020年7月,Ripple就向与ODL关联的个人和机构发出了至少3.24亿的XRP作为回扣和奖励。而他们所做的都是为了扩展对XRP的不同需求,然后来更好的实现XRP倾销。一家依靠卖币为生的伪区块链企业XRP的倾销也是属于多渠道进行的。除了通过面向公开市场和机构之外,他们还通过Rippleworks(子公司)、期权销售、第三方激励xPring等来实现XRP的倾销和分发。在2013年-2019年间,Ripple通过公开市场方式销售了总计7.6亿美元的XRP,面向机构销售了价值总计6.2亿的XRP。2013-2019XRP针对公开市场/机构的销售情况销售XRP的收入,也是支撑起Ripple运营的关键。虽然在2016年,Ripple开始销售两个软件套件xCurrent和xVia,但这两款软件花了三年时间才让Ripple赚取约2300万美元,相比2018年一年销售XRP,便得到的2.75亿美元收入来讲,这样的钱赚很是辛苦。据SEC统计,从2014年到2019年底,为了维持运营(持续卖币),Ripple通过市场倾销了价值约为7.63亿美元的XRP。这种割韭菜挣快钱的方式,不能说他不道德,毕竟放眼望去,圈内这样的遍地都是,而他的确也让一部分人赚到了钱,但Ripple是属于吃相难看的那一方,正经事做的不多,卖币却很在行。在很多人看来,XRP属于主流币中的垃圾,我认为这不准确,首先主流币必须是区块链+数字货币,显然XRP既没有区块链也不是数字货币。XRP本质上来讲应该就是一个传统金融的账本系统,这个系统不是分布式,也没有区块链,它属于IT时代的古董,蹭着区块链的光环。此外,它也没有主网和我们常说的共识机制、挖矿机制,所以他也不能算是数字货,只能算是一种积分,如果这种积分不是能拿来交易,它在Ripple内部的作用还比不过Q币。其实,早期的XRP就是叫做RippleCredits(Ripple积分),后来为了简单,大家都叫他Ripple,期待大家什么时候能把名字叫回去。接下来,不论Ripple最终等来的是一张红牌还是一盏绿灯,市场已经开始在和Ripple划开界限了。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起诉讼的消息传出后,加密货币资金管理公司Bitwise清算了930万美元的XRP;加密支付处理器Simplex也开始阻止XRP交易,现在用户将无法在这些平台上使用Simplex集成购买XRP。另外,12月24日,芝加哥Beaxy交易所暂停了所有XRP交易服务;12月26日加密货币投资基金SarsonFunds清算所有XRP头寸;12月27日,加密货币做市商B2C2已暂停与美国对手方的XRP交易,B2C2是加密货币市场最大的做市商之一。Coinbase作为监管的嫡系交易所,以及刚刚提交完上市申请,面对这次Ripple事件,大概率会采取保守策略,一旦Coinbase下架了XRP,那带给XRP就是一场大雪崩。而关于Ripple,我的总结就是:行业冥灯,圈内毒瘤,一家打着区块链幌子的卖币公司,硬生生的在区块链数字货币领域,把一个不是区块链数字货币的XRP推到了不属于他的位置,市场教育任重而道远……最后,以我在朋友圈看到的一个段子来作为这篇文章结尾:抄底XRP的人我见过,走得很痛苦,火化的时候还诈了尸,一直喊着没有死,最后用铁链绑着烧完的。火很旺,烧得嘎吱嘎吱响,烧了三天三夜,家属很坚强,一个哭的都没有,还有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晚风很大,运骨灰的路上还翻了车,把骨灰盒摔碎了,刚要捧点儿骨灰,来了一辆洒水车,放着音乐是今天是个好日子……
2020-12-28 | 区块链社区 9618 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