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DeFi去中心化治理的研究——以AAVE为例

2021-09-15 03:21:48
1206 0 0
在传统金融体系中,一直是中心化的模式,通常是依靠政府或者行业巨头强大的信用背书来作为运行基础,这确保了其稳定性和安全性。但是中心化模式中,绝大多数利益被集中在中心化机构,众多的参与者只能感受到金融系统所带来的基础便利,获得的收益则非常有限。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去中心化金融(DeFi)也因此诞生,不过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都不够成熟,因此去中心化治理一直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今天,我们以AAVE为例,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DeFi的去中心化治理的研究和探讨。

 

一、一场AMA上的“谢幕式”



2021619日,AAVE创始人StaniDEFI PLUS 社区进行了一场 AMA,他表示:创始团队今后将更像是在AAVE背后的幽灵,因为在下一个新协议即2.5推出后,创始团队将退居幕后而让社区继续扩展协议。


当天的社区(discordtelegram)都没讨论此事,之后DEFI PLUS发布的文字版会议记录也删除了此段发言。

 

后续我们咨询了中文社区负责人及Discord管理员,得到的回复是没有离开的声明Discord管理员还多次表示去中心化治理是方向,创始团队会继续为AAVE的成长提供帮助。

 

接下来,我们将会从多个方面来分析一下AAVE的去中心化情况以及AAVE团队是否真的会隐退幕后。

 

二、AAVE团队介绍


1. 创始人Stani



stani2015-2018年就读赫尔辛基大学并获得法律硕士学位。Stani在推特上非常活跃,自20181月加入推特以来,共计发推7.6K+条。Stani还会参加各种社区AMA,有一定的社区活跃度。

 

统计stani6.1-7.22之间发布的推特,平均每天发布4.4条,与AAVE相关的占比47.39%,另外与web3.0相关的推特占比10.87%从其推特的内容来看,Stani非常推崇web3.0,并且现在已经开始做相关的工作,由AAVE的团队成员之一Jordan负责,现处于alpha阶段。



Stani目前还是将大部分精力投入AAVE相关的工作,并且非常活跃,并没有表现出想要脱离项目治理;web3.0的新项目他有非常大可能会参与,尚且不知道参与程度。

 

我们推测,Stani目前不会放弃或者停止在AAVE这个项目上的工作,但需要关注新项目可能会让Stani分散精力甚至影响AAVE的进度。

 

2. 其他成员


领英上显示,AAVE现有员工51人,平均任职时间0.9年,近6个月员工人数16%



AAVE V1V2作为两个不同时期的合约,我们可以从开发者的角度看到这两个阶段明显的去中心化治理程度的区别。

 

V15名开发者,共提交42次代码;V217名开发者,共提交929次代码。V2推出后,AAVE开始去中心化治理,开发者活跃度更高。


V1时期代码提交情况及主要开发成员


 

V2时期代码提交情况及主要开发成员:



AAVE V2的主要开发者:


David Racero20208月开始进入AAVE任职,担任full stack developer。目前在AAVE github上提交270次,在所有开发者中排第一。

 

The-3D提交191次,是AAVE v1提交最多的,V2提交次数排第二。应该也是AAVE的技术团队核心成员。

 

ernesto-usal20182月至今一直任职于AAVE,担任full stack&blockchain,目前在AAVE github上提交138次,在所有开发者中排第三。Aave v1提交排第二。

 

Andrey20189月进入AAVE至今,任职全栈开发,也是v1协议的主要提交者。


事实上,AAVE github上的主力开发者中,David Raceroernesto-usalAndrey均是AAVE的团队成员。如果以提交的代码的次数作为指标,代表开发项目的工作量及重要程度,那么可以认为AAVE团队成员对AAVE目前的开发仍然起着决定性作用。

 

如果现阶段团队减少参与甚至停止参与AAVE的开发,完全依靠社区治理开发,可能会严重阻碍项目的发展。

 


三、Aave的去中心化治理


1. AAVE去中心化治理历程

 

  • 20209月,AAVE治理模块1.0上线,只有创始团队可以发起提案,共4次提案,均通过。
  • 20201029日,团队正式将协议管理密钥移交给治理智能合约,由社区共同进行管理。
  • 20201217日,AAVE治理模块2.0上线,普通社区成员也可以发起提案。截止2021727日,共发起提案21个,全部通过并执行。

2. Aave的治理流程


 

一般提案

特殊提案

创建门槛

0.5%,8万枚

2%,32万枚

参与数

2%,32万枚

20%,320万枚

通过数

50.25%以上

57.5%以上

 ps:特殊提案指涉及AAVEstkAAVE代币升级、v2 治理参数任何变化的提案。每持有一枚代币算作一票,下面以一般提案为例)

 

1)任何人都可以在治理论坛创建ARC提案,超过8万票算创建成功


2)提案创建成功之后至少需要32w的参与票才算有效,并且有超过50.25%以上的赞同票,提案才算通过。


3ARC经过社区投票通过后,提交Aave Improvement Proposal (AIP提案)ps:如果创建人自己拥有超过8w枚代币,就可以直接提交AIP提案)


4)一旦AIP被编写,需要提交github


5AIP会列入官方治理模块,进入投票流程


6通过投票的AIP开始自动执行和实现

 


四、项目方持仓及动机分析

 

根据我们的筹码统计,AAVE项目方(含投资方)持仓稳定在416万左右,价值约13.73亿美元。总持仓占AAVE代币流通总量的32%以上,占发行总量的26%以上,对其币价的涨跌起决定性作用。

 

从控制筹码的比例和价值来看,AAVE在其创建团队的控制下基本不可能失控,团队短期内也不可能把项目的控制权交出。


 

平均持币数量(万  枚)

平均占发行总量比例

项目方

416

26%

散户

520

33%

交易所

264

17%

合约+挖矿奖励

400

25%

 

自从2020101LEND代币以100:1的比例迁移成新的AAVE代币以来,排除前期统计误差的数据,AAVE的项目方的持币数量一直高于320万枚,正好高于特别提案的参与票数门槛。 

 

AAVE的项目方从筹码数量上保证了发起特殊提案的能力,筹码分布的比例也几乎可以确保项目方对任何提案的控制权。

 

总的来说,从筹码上看,AAVE所谓的去中心化治理,短期还是在项目方控制下的治理。

 

五、其他defi项目的去中心治理


1. MakerDao宣布完全去中心化

 

2021720日,Maker基金会的CEO Rune Christensen发出《MakerDAO Has Come Full Circle》宣告,MakerDAO之后由社区治理,实现彻底的去中心化。基金会将在未来几个月解散。

 

MakerDao的去中心化进程大事件如下表所示:

2018621

基金会提案发布

 

该提案后来更新,列出了可持续去中心化治理的核心原则

2020325

MKR代币合约转移给Maker治理

 

MKR持有者完全控制MKR合约,去中心化治理是更改MKR代币授权的唯一途径

2021325

核心单元框架获得批准

 

核心单元框架为所有Maker协议团队和活动的去中心化治理铺平了道路

202153

Maker基金会将持有的资产归还给DAO

 

84,000MKR归还到DAO是进一步去中心化进程中的另一个关键步骤

2021720

Rune Christensen宣布MakerDAO完全去中心化

 

全球Maker社区现在负责Maker协议和DAO的各个方面

 

从去中心化提案发布到第一次MKR投票,再到基金会将MKR的资产所有权和控制权完全移交给治理社区,Maker基金会一直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实现MakerDAO的完全去中心化。 

 

Maker基金会正在逐渐解散,各个团队将被分割为若干核心小组,在Maker治理的支持下才重新启动其工作。核心小组的成立需要提案申请,且必须通过Maker社区的治理批准。

 

在全新的组织模式下,Maker最终也将走向由社区控制的完全去中心化。这也是整个DeFi世界去中心化道路的先行者和标杆。

 

2.Synthetix创始人移交管理权后再次回归

  

Synthetix创立开始,基金会控制项目治理权。2020728日开始,基金会正式退出管理,项目从基金会治理模式过渡至DAO治理模式,由三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控制,并启用代议民主组织斯巴达理事会,该委托治理理事会共有七个开放席位,每个席位均通过Snapshot投票选出,通过代币委托授权并控制。

 

 斯巴达理事会治理期间github上指令提交情况

 

在斯巴达理事会治理的这一年,Synthetix相比其他defi项目表现不佳,项目进展迟缓,尽管在github代码提交上并没有表现出下降趋势,Kain Warwick认为核心贡献者团队在失去管理后变得效率低下,所以决定竞选理事会并作为领导者推动项目继续发展。

 

Kain Warwick回归的消息给予市场一定信心,在短时间内币价领涨市场其他代币。可以看出,市场和社区认为,Synthetix新成立的理事会暂且无法代替创始人的作用,对正统的去中心化治理组织的需求并没有想象中高。 

 

 

六、总结

 

AMA中,AAVE创始人表示他们将会逐步推进AAVE的去中心化治理,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Stani本人仍然相当重视AAVE,整个团队在项目开发建设中还是占有巨大的贡献度,加上他们持有的代币数量和价值,无论是币价还是社区提案,都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其实目前创始团队都并没有要退隐的意思。

 

MakerDAO为例,虽然目前我们很难判断核心小组模式相较于基金会模式在具体的运行效果上孰优孰略,但有一点基本是可以确定的,就是Maker基金会的解散将显著降低该项目的监管风险,因为DAO并非法人实体。

 

再参考Synthetix的发展进程,其实在实施了去中心化治理之后并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AAVE团队完全可以从中吸取经验。

 

金融的本质是寻求最优的跨期资源配置方式,随着技术层的不断提升,传统的金融体系模式也会逐渐为了适应发展而做出改变。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去中心化治理模式仍然处于探索阶段,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在没有可参考的发展模板之前,存在风险监管的中心化治理其实比不成熟的去中心化治理更稳定可靠。


热门回帖